明澈

深桐隐隐察觉到简桦对自己的厌烦。
日渐敷衍的对白和再没对着自己笑过的那张脸。
你是厌烦我了吗。
我成为你的负担了吗。
而每次深桐这样问的时候,简桦总是不假思索地否决。
他宁可简桦直白地对自己说不要自己了,宁可简桦说自己使他厌烦。
也不愿意被这样冷落。
他害怕被冷。
手机一震时终于被点亮的双眼映衬出的是无关内容的绝望。
原来所有。都不是他。

时间一点点磋磨掉念想,深桐终于不敢再对简桦抱有任何希望。
他为简桦的归来而真心欢喜,却也不断地告诉自己在简桦眼中什么都不是。
他不要我了。
他不要我了。
充斥着多少喜欢。简桦也只是笑着揉揉自己的脑袋,只当没听见。
其实又怎么能怪简桦,从头到尾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深桐笑了笑把屏幕按灭,画面上简桦和另一个女孩儿的情侣头像晃的他眼生疼。

深桐在遇上简桦之前算是半个多的1。
以习惯的温柔去暖所有。
他不敢再把自己的真心都全数交出去了。
可是简桦。像是个命中的异数,让自己难以自制。
忍不住的,想捧给他所有好的。
忍不住的一遍遍的诉说对他的喜欢。
满身伤痕。甘之如饴。

赐我梦境 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妈的,我怎么就是舍不得你呢。

这是简桦说过的,深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话。

现在也终于到了舍得的时候了么?

自己是个没出息的人,他不敢像简桦一样离开再若无其事的回来。

他想过放弃,想过对简桦说一句。我不要你了。

然后,茫茫人海,不复相见。

可他不敢。抑或说,简桦对自己如往常一点的好就能让自己把这句话完完整整的消灭在游移的字母间。

这天晚上深桐哭的几近喘不过气来。

他知道这个点简桦早已睡了,可还是没忍住拨了人的电话。

我真的好想你啊。

我喜欢你。
可是,你从来都不知道。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你。从来都不知道喜欢你是多么疼的一件事。从来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放弃过,从来都不知道我喜欢你喜欢的自己卑微到尘埃里。
从来都不知道,你对于我来说是多重要的存在。

再没有比你更木的人了。

可我还是没救的喜欢你。

病入膏肓 无药可医。

今天你会回来吗。

先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