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澈

深桐一直想去一次动物园。
他忘了上次去是什么时候了,那段记忆似乎太过遥远。
他想不起来,也懒得去想。
虽说身边儿就有一活体GPS,只要他张口连去带玩儿都能一条龙服务解决了,深桐愣是憋着没提。
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儿似的,去哪门子动物园。
还是怕简桦笑自个儿。
可是,可是。
他想看白鲸,企鹅,海豹还有北极熊。
白乎乎。圆滚滚。软趴趴。可爱的让人感觉心都化了。
唉。
还是下次再说吧。

深桐喜欢做梦。
但这种喜欢是无意识的,他自己也控制不了。
偏偏自己还记性好,每次醒过来王二狗和张铁柱怎么大战三百回合都记得门儿清。
他曾梦见简桦,梦见某一年冬日的午后。梦见那天阳光稀稀疏疏的打进来,自己趴在桌子上,迷糊着睡去之前仰脸对上简桦温柔的眉眼。
梦见自己被要求转送情书,梦见班里的一个女生羞涩的拽住简桦的衣角之后一字一句的道出埋在心底的恋慕,梦见简桦和那个女生在一起,每天都腻在一块儿,用着彼此的照片当头像。
梦见他们结婚,自己笑着敬酒。
他知道这是假的,但却莫名其妙的感到委屈。
你怎么可以。
心里涩的发苦,好像是吞了没熟的梅子,又像是心被谁狠狠攥了一把。
钝痛,却刺的他生疼。

简桦。简桦。简桦。

末了,这个念想终结在某天晚上他趴在简桦的大腿上看电视,无聊的换着换着频道就换到了动物世界。
里面正叙说着海豹的生活习性,还特别贴心的放了一段饲养员和小家伙嬉戏玩闹的画面。
真可爱啊。我靠。
他翻了个身。
彼时简桦正把玩着一个打火机,自从知道深桐嗓子不好以后他就再没抽过烟。
随即后颈上传来微凉的温度,简桦被勾着颈子往下拉直到他能清楚的看见深桐微微颤动的纤长的睫羽。
那人薄唇微启,轻笑着对自个儿说我想抽烟。
他挑挑眉,无可奈何的伸手拍拍小东西的脸颊。
上哪找那个去。
我不会。教我。
不会你跟我要烟抽?
不会才跟你要嘛。那人放软了语调讨好似的凑过来蹭蹭自个儿的肩窝。
简桦一时语塞竟想不出什么话来回应。
没辙。
他算是发现了,对着深桐自个儿真是半点法子都没有。
真是个小祖宗。
于是眸中含了促狭的笑意,低首吻吻人唇瓣。
深桐愣了愣随即红着脸骂他老流氓。
趁着人害羞的当儿,简桦慢悠悠的坐起来把声音调大。
然后把他抱过来放在自个儿腿上顺手捏了捏人小脸儿。
深桐啊。
唔?
他忍不住的伸手揉乱人额发,在被瞪之前紧紧的,紧紧的把自己的小祖宗搂进怀里。
片刻后简桦开了口。
要不,明儿咱俩去动物园吧。

多大的人了还去动物园儿。深桐嘴硬。
幼儿园。简桦也不恼,乐呵呵的配合他。
呵呵。你全家都幼儿园。
深桐闻言笑眯眯的盯了他一会儿,侧首毫不客气张嘴照着简桦的脖颈就是一口。
嘿,咋还咬人呢。
简桦哭笑不得,之后以一种极认真的神态吐出轻佻的言语。
你不是我家的啊?嗯?
深桐怔了怔。他哪里听过这样的话,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来回击只好埋进简桦怀里装鸵鸟。哼唧了半天终归是抵挡不住诱惑用力的点了点头。

明明就是想去的紧,结果自己替他提出来反倒来笑话自己了。
什么人啊。
简桦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不过也无妨。
就这么一个祖宗,自个儿不捧着怎么行。
如何能不纵情娇宠。

他低头吻吻怀中人的发旋,一遍又一遍的唤着人的名字。
满眼温柔。

深桐啊。
深桐。深桐。深桐。

fi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