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澈

深桐喜欢简桦。
发自内心的喜欢。
无关风月。

喜欢。简桦。

爱这个字太重。他不敢轻易开口。
哪能那么容易的就说爱呢。

可即使是一句喜欢,他也鲜少对简桦提起。
喜欢?喜欢他什么啊。
喜欢他是因为什么吗。如果他不这样就不喜欢了?
不是,不是的。
他只是喜欢。一直一直。都很喜欢。
而这样的回答往往被简桦当成是小孩儿的撒娇,一笑而过。
那样温暖的笑容,却刺的他生疼。

深桐怕了。
或许每个人生命中都曾有这么一个人。
他使你落泪,他让你哀痛。
当一个人愿意把自己全部的真心都给出去的时候,转圜的余地还能够存余几分?
喜悦,痛楚。都是那一个人给的罢了。
一次又一次的捧着自个儿愈发冰冷甚至破碎的,那些仅剩的真心。
即使没有任何回应,也愿意戳在原地等着。
他会来的。
用尽了力气,却还是逃不了剩下自己一个人的结局。
如何不痛。
如何还能再一次,再一次不留余力的去喜欢谁。
简桦毫不知情的,以这种方式,将深桐留在了身边。

简桦不缺自己。
深桐清楚而绝望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是不信。不是自我臆想。
他知道简桦永远都不会为了自己一个人。
他不会的。
哪怕只是一个笑容。
那样温柔明朗的笑容,可以对着任何一个人绽放。
深桐很清楚。
自己想要的「独」,谁都给不了。
其实古往今来人的愿心,大抵都是一样的。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非你不可。
可那怎么可能呢。
深桐甚至连简桦是不是喜欢自己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在简桦心里自己到底算什么。
可就是这样的啊。
你可以只有他,但他永远永远,都不会只有你的。

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可即使如此,深桐还是控制不住的喜欢简桦。
不是为了执念,不是感动自己的执着。
我就是喜欢他啊。
喜欢。喜欢。喜欢。

其实深桐和简桦,能在一块儿真是天作之合。
一个不会喜欢人,一个不会喜欢人。

此时此刻 想要得到回应。

深桐二十出头,可还跟个小孩儿似的。
各种方面上。
没有安全感,喜欢撒娇。喜欢人的方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粘人。对着喜欢的人耍小性子,又出奇的好哄。
简桦也知道他的这些习性,一概都乐呵呵的接受。
正寻思着晚上做啥饭,那人温热的身体就贴了上来。
嘿,感情睡迷糊了钻自个儿衣服里找温暖来了。
他揉揉深桐睡出来的蓬乱发丝,低头亲了亲。
深桐被弄醒了不满的张嘴就咬他。
嘿,深桐你咋又咬人。
简桦无可奈何,捏了捏人脸颊开口威胁。
你乖点,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然后他就看到前一秒还迷迷糊糊的人,闻言愣了愣。
这个被自己捧在心尖上的小祖宗,此时正可怜巴巴拽住自个儿的衣角,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简桦心里猛的一痛。
放软了语气一点点给他顺着毛,时不时亲亲人脸颊以作安慰。
乖啊不哭了行不行?你觉得我能不要你?我舍得?
深桐倒是真哭没那么凶了,他定定看着简桦却笑了。
简桦有点慌。
我不觉得也没用啊。深桐轻笑着望向他。
我不觉得,你不是也能说不要就不要我了么。

得,自己真把小家伙给惹急了。
简桦叹口气紧紧抱住他,低首吻去人脸颊上的泪珠。
傻不傻。
有我呢。
有我。

评论

热度(2)